从就学到进入职场,有问题的「全勤奖」

从就学到进入职场,有问题的「全勤奖」

在流行性感冒盛行的秋冬季节,我的同事时常轮流缺席,因为要不是有人发烧,不然就是有人胃肠不适在家休息。某天,我更在公司一角看见一个立牌,上头的标题叫做「生病不要去上班,请待在家里」。因为这个标题下得几乎跟内容农场一样耸动,所以我按捺不住好奇心往下阅读。

内文基本上呼吁大家应当停止散播病菌。假使雇员身体不适,便没有生产力,工作品质也会大打折扣,而且可能把细菌或病毒传染给同事,造成他人的困扰。文末更特别强调:「生病了,便果断地打个电话跟主管请假吧。」

对我来说,「生病被鼓励不上班」推翻了我过往在台湾所熟悉的观念。在台湾社会,我们一向重视出勤状况,除非严重病症或事故,学生与员工大都被赋予天天出席的期望。换句话说,乖宝宝就算生病了也会上班上课的。

国小时代,我的导师总会在每个学期末分发各种名目的奖状。记得小六那年,除了成绩优良的奖项,我还意外收下一张叫做「全勤奖」的彩色印刷纸板。

在读懂字义的当下,我小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在心里头惊呼:「这是什幺鬼呀!」我想这就是所谓的社会化的撞墙期吧。自从那天起,我便在心里头记住这件事──师长期望学生能克服种种困难不旷课。假使学生抱病上课,展现强烈学习欲、战胜身体不适的精神,便值得颁赠奖状嘉许。而且,大家都应该来上课,好像不可以少掉任何一个人。

10 多年后,我正式进入台湾职场,第一家就职公司更拨出预算设置「全勤奖金」,激励员工达到零缺席的目标。如果你天天去公司报到,每个月便可以获赠 500 元的奖金。相反地,假使你告假,无论病假或特休,500 块便飞了。这是我在瑞士未曾见过的。

在瑞士,如果员工生病,甚至只是着凉感冒,会被鼓励在家养病。其实,当地工作者也抱持这样的观念,要是生病了,他们会向主管请假,待在家里休息。而且,依据个别合约,在限定天数(通常 3 天)里请病假无须医师证明,不会被扣薪,更不会被扣有薪假。而且,如有医生证明,长期的病假也可能会支薪呢。

然而,在台湾,假如员工身体微恙,老闆大都希望雇员能照常至公司处理公事。如果员工感觉不适,有的主管会希望部属大方把办公桌当成自家的睡床说道:「不舒服的话,趴在桌子上吧。」却不会要求员工直接回家休息。另一方面,很多企业主更设下门槛,雇员必须出示医生证明才获准请半薪病假。

尤其,在不少公司,员工生病缺席,得被扣除当日一半的薪资或宝贵的特休假,甚至丧失取得全勤奖金的资格。因此,除非下不了床或患有严重病症,许多工作者宁可拖着病体上班,也不愿失去全勤奖金、全薪或特休假。

在瑞士,人们普遍认为请假休息可以帮助自己早日康复,以最佳状态回到工作岗位。毕竟,生病时,身体虚弱,精神无法集中,容易造成生产力低落,并不适合工作。另外,如果感染流行性感冒,待在家里便可以做自我隔离,避免把病毒传染给同事。否则,让他人感染自己的疾病是非常失礼的事。

感冒还去公司到底有多幺不 OK?我的美国同事 F 曾经因为感冒好几天未进办公室,直到某个下午他突然意外现身。当我看见 F,便习惯性地走向前,打算跟他聊几句。没想到,他脚下像装了弹簧似的马上弹开,又倒退几步说:「我得了流感,照理说应该不能来办公室的。不过,我今天在公司有一件要事,不得不回来处理。我现在就要离开了。再见。」接着,他便一脸抱歉,提着背包匆匆地离开公司,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就算机器,也会自然耗损,必须停工更换零件,更何况我们的身体?在这方面,瑞士雇主相当体恤员工,把偶尔身体不适视为正常的事情,因此允许员工请几天的有薪病假。另外,人们也意识到在不健康的状态,无论创意力或生产力都会大打折扣,没有工作的必要。

如果生病了,在家休息或看病,才能让自己儘早恢复健康。这个做法也可以避免传播病菌或病毒。最重要的,因为健康是我们拥有的一切的基础,所以认真看待身体发出的讯号,照顾自己,是一种必要。假使一时疏忽,让小感冒恶化成重症,那可得不偿失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