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名国中生遭“十大军训酷刑"案‧校方召集向带队教师道歉‧仅

78名国中生遭“十大军训酷刑"案‧校方召集向带队教师道歉‧仅(柔佛‧新山27日讯)78名国中生遭“十大军训酷刑"折磨的新闻见报后,校方竟召集参加“魔鬼式领袖训练营"的学生到会议室,然后由该校的课外活动主任以学生应尊重老师的立场为由,建议这群学生向带队的6名男女教师道歉。不过,只有2名马来女生依言致歉,其他学生并未接受这项要求,并掉头就走。被指损害校誉其中一名受训者朱姓学生说,校长是于週三早上举行的週会上,召集参加领袖训练营的学校社团领袖到会议室。“当时,校长、课外活动主任、68名学生及陪同学生到训练营的3名男教师和3名女教师都在场。"他披露,校长指有一名学生的家长在训练营结束后很冲动,向报馆作出投诉,以致其他学校都知道此事,而这有损学校的名誉。“校长还说,作为一个领袖,应该把不好的事情收起来,只讲好的东西。"他指出,课外活动主任则指示他们基于尊重老师,必须向带队的老师道歉。“结果,只有两名巫裔女生当场与老师握手致歉,其他学生则掉头返回教室。"此外,他披露,课外活动主任在会议结束后走出会议室时,曾私下向他道歉。朱姓学生的母亲刘女士说,她并不认同校方的做法。“教师虽说是陪同学生参加训练营,但他们到了晚上就去睡觉,学生则需受训到深夜。老师没有能力保护学生,为何还要学生向老师道歉?"◆校长回应:没指示学生道歉反亲自致歉校长否认校方曾指示受训学生向有关教师道歉,反而是他在会议室内向学生道歉。“如果课外活动主任有叫学生道歉,我要他收回。"他週三与相信是受训营地的负责人开会后,在步出会议室受询时说,他会确保日后不会再发生学生在受训时受虐待的事情。“训练营的历史悠久,设备齐全,我也参观过,可能教官是以旧方式训练学生。"将派成熟学生参加他披露,校方以后会委派成熟及受过训练的学生参加训练营,避免学生受到伤害。“老师的出发点是为学生好,以及爱护学生,可能这当中有所误解。"询及校方将採取的应对行动时,他说,校方不会对学生採取行动。“校方日后若举办类似活动,将事先与家长沟通,让家长了解活动的内容。"他指出,校方不会向营地了解实况,并希望各界勿再渲染此事。担心秋后算账学生缄默不愿抗议投诉受“十大军训酷刑"的16岁朱姓中四学生担心现身投诉会受到对付,一些学生也担心遭秋后算账而选择缄默,不愿出面抗议。不过,他们也感到很无奈,有些人还通过互联网抒发内心的不平。朱姓学生的哥哥(摄影师,24岁)说,他们曾联络一些家长,希望他们挺身一同找校方投诉。“不过,大部份家长担心儿女受到对付而拒绝。"他指出,如果校方对付弟弟,他们将毫不犹豫地向学校追究。“我和母亲是在弟弟回来后,发现弟弟身心极度疲累,才惊悉弟弟与其他同学在训练营内遭到不合理对待。"他指出,从训练营回来的弟弟,头髮被剃得很短,前额头髮还被剃出一个洞来,膝盖则在训练过程中被弄伤。“弟弟遭教官剃头髮,前额的头髮被剃出一个洞,有关教官还在旁故意说`我不是故意的’。"他说,他和母亲感到十分震惊,认为事态严重,于是週一早上到学校向校长投诉。他指出,校长指他们是第一个投诉的家长,除了向他们道歉,也承诺会择日向家长解释。“我们通过报章揭露训练营不合理对待学生的事件,主要是希望校方关注训练营内容出了问题,以免有关事件再次发生。"他说,他们基于校方事前对训练营内容完全不知情,因而不责怪校方。受训回来胃抽筋复发朱姓学生的哥哥说,弟弟从小到大时常胃抽筋,但是这4年来弟弟活跃于课外团体,身体强壮了,可是这次回来却再次胃抽筋,可见这个训练是多折磨人。“弟弟週三早上去上课之前,还发烧和胃抽筋。"他说,他们週一到学校投诉校长时,校长说了一句话,让他感到有些不满。“校长指弟弟身体太弱,以后有其他训练营活动不会再派弟弟参加。"他指出,他们全家人在运动方面都有出色表现,弟弟也相当活跃于课外活动,校长的这番话对弟弟不公平。校方称发道歉函给学生曾参加“魔鬼式领袖训练营"的谢姓同学披露,校方曾表明将会发道歉函给每位参加领袖训练营的学生,而学生若有任何投诉,可继续向校方反映。询及校方将在何时发出道歉函及信函的内容时,他则不得而知。“校方週二和週三都要求参加训练营的学生到会议室。週二是课外活动主任嘱咐学生到会议室,週三则是校长提出要求。"他指出,週二共有60多名学生到会议室,当时,课外活动主任也表明校方将会写道歉信给每位受训学生,并指学生若有投诉,可向校方提出。“週三上午7时20分,校长亲自向到会的68位同学解释。约一个小时后,我们才离开会议室。"集训曾受折磨毕业生不敢投诉随着《》刊登国中生遭“十大军训酷刑"折磨的新闻,一名同校毕业生投诉,他在有关学校求学期间也曾参加类似的“学生领袖训练营",并在营中遭到多番折磨,但因他们较后受到校方的压迫,所以没人敢挺身投诉。“因为害怕无法继续升学,所以我们都保持沉默。如今,我看到营地变本加厉对付学生,实在感到非常惭愧。"他说,在他修读中六课程时,校方强迫每一名学生加入民防部队作为课外活动,而学生每週三就被迫顶着大太阳接受训练。“课外活动结束前,校方也设计了所谓的训练营供所有学员参与。"他指出,当时的训练营属于强迫性质,若学生拒绝参加,其课外活动的分数就会变成零分。“在抵达训练营后,大家都被迫穿着乾净的制服下水,那时候还在下着大雨,但教官却要求所有学员把行李放在空旷的操场上,导致所有行李及里头的衣服全被淋湿。当时,我们被迫完成所有折磨人的活动,在3天里只睡了短短一个小时。"他说,他们当时所接受的训练活动包括在沙地上来回滚动20分钟,爬铁网下的泥浆地、跳入水池唱歌、在大太阳底下进行伏地挺身运动等。他披露,他们还在凌晨时分被迫一个人爬山,而且没有任何灯光照明。“那3天都在下雨,不管是凌晨还是白天,我们都得穿着湿瀌瀌的衣物在雨中进行活动。我们当时也被剃头髮,而且一天有23小时必须保持清醒。在爬山时,必须全部人共食一条已溶化的巧克力条。"/报导:李桂萍‧2013.02.2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