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型企业:Kickstarter转型公益企业,它到底想做什幺

B型企业:Kickstarter转型公益企业,它到底想做什幺

许多科技新创公司都是都是冲着成为「独角兽」去的,即估值 10 亿美元及以上。然而群众募资网站 Kickstarter 的创办人 Yancey Strickler 和 Perry Chen 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Kickstarter 是一个为专案筹资的群众募资平台,计划包括创意设备和电影等。作为共同创办人,Strickler 和 Chen 理应尝试把公司上市或者卖掉,为自己和股东们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然而,他们在上礼拜六发布声明,表示 Kickstarter 改制为「公益企业」,并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保证收益,又不会偏离为创意计划众筹公司使命的制度转变。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想上市或者卖掉公司,」CEO Strickler 说。「那样会强迫公司做出一些选择,一些我们认为不是公司最应该关注的选择。」

公益企业

公益企业是一种相对新型的组织形式,被美国部分州写入了法律。Kickstarter 所在的德拉瓦州则是 2013 开始认可的。在规定下,公益企业必须以援助大众为企业目标,例如 Kickstarter 的使命是,「帮助有创意的点子成为现实」。公司董事会在做出决策的时候应该把公众利益考虑进来,公司也应该报告其决策的社会影响。

「公益企业将会利用私有企业的力量来创造公共利益」,这是特拉华州的政府官员 Jack Markell 在 2013 年所说的,他认为这种企业会「把企业运营所获得的利润作为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目标」。

Kickstarter 的转变发生在去年,当时它决定成为 B 型企业,一种由非盈利组织 B Lab 创立的认证机制。成为 B 型企业前,公司必须符合严格要求的环境和社会责任标準,需要每年向股东们汇报。其他公司,包括去年四月上市的电子商务公司 Etsy、眼镜连锁店 Warby Parker,都被选中成为 B 型公司。

所有的这些都表现出了和当今许多科技网路公司完全不一样的行为。在资本流通自由的这些年里,像叫车软体 Uber,房屋短租 Airbnb,云端储存服务 Dropbox,都从投资方获得了以亿计的融资,意图获得更庞大的利润。

成为一家公益企业并不会阻碍 Kickstarter 上市或者被卖,它依然是一个利益导向的实体。不过,作为一家 B 型企业兼公益企业,法律专家认为,Kickstarter 把自己放到了一个高度透明的位置上。纽约律师 Kyle Westaway 表示,「一家公益企业只需每两年向股东汇报在社会及环境责任上的表现,但 Kickstarter 选择了比这个更难的做法,即作为 B 型企业每年向公众汇报。这代表了对透明度的真正的承诺。「

股东利益?

2009 年,Kickstarter 由 Chen 和 Strickler,以及现在已经成为顾问的 Charles Adler 共同创立。它让任何人发起专案并向公众筹款,并从每一个通过平台成功创立的专案中收取手续费。Kickstarter 帮助促成了许多明星产品,比如 2014 年的美剧美眉校探,Pebble 智慧手錶,但同样面临着许多争议和投诉,包括一些音乐家和导演利用众筹集资,但并没有对支持者保持完全的透明。

对于其他公司来说,採用 Kickstarter 公司章程中将自身定位为公益组织的内容,是完全不可能的。Kickstarter 的确也相当慈善,例如捐赠 5% 的税后利润来支持艺术专案,消除不平等。Kickstarter 内部也达成了「不利用漏洞或其他方式避税,只依靠合法的税收管理来减少税收负担」的意见。

公司表示,Kickstarter 的决定成为一个公益企业,因为每个公司的价值计算方式和法律基础都不一样。

Kickstarter 仍然还要去回应投资者的一些顾虑。公司目前尚未筹集到多少资金,不到 1500 万美元,创办人仍然佔大部份的资产所有权。投资者有 Chris Sacca,Union Square 投资公司,以及 Jack Dorsey。

一些投资者说,他们早已知道会如此,Strickler 很早之前就明确提出并不想从 Kickstrarter 获得高回报。Sacca 认为,股东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寻求回报,除了收购或上市。Strickler 和 Chen 也表示,公司近三年来都有五百到一千万的盈利,这些钱都被用来再投资。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高利润的企业。因此,作为股票所有者,我觉得我会得到回报,」Sacca 说。「时机到来时,我相信,Kickstarter 将现金返还给忠实的股东。」

意气相投

拒绝以 IPO 或收购的想法可能会伤害到 Kickstarter 的招聘,因为这是常见的吸引工程师加入的方法。但是 Kickstarter 的共同创办人表示,公司的立场能够吸引志同道合的人,特别是那些更关注整体使命而不是股票价值的人。Chen 认为,「这使我们能够找到有类似理想的人」。

Kickstarter 还採取非常规方式,让员工行使长达十年的期权,哪怕是他们离开公司。共同创办人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几年开始给股东和员工发放利息红利。不过根据 Chen 的说法,「这并不是一张大彩票,而是每年都会发生的利益分享,我们都会从它所创造的东西中获益「。公司最终希望成为一个能够为下一代企业家做榜样的公益企业。

而对于公司的创办人,他也认为,「以后更年轻的公司,在关于公司如何运转以及如何构建上,都不会遵循现有的路线。他们会思考长期目标,思考如何做好自己在意的事。」

via nytimes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