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除了介绍品牌的年度新表,CEO Vartkess Knadjian也分享他为顾客製作订製表款时的趣事。(苏智鑫摄)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八心八箭装饰﹕Piccadilly 45 King Tourbillon腕表下方的陀飞轮就像悬浮一样,透过放大镜可看到陀飞轮框架中央的八心八箭装饰,呼应钻石图案。(品牌提供)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心形钻石﹕Piccadilly Renaissance Diamond Heart Dint腕表以36颗心形钻石围在表圈位置,心形钻石以托爪方式固定在表圈上,能让更多光走进钻石底部,令钻石更明亮。(品牌提供)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黄钻腕表﹕Piccadilly Renaissance Ballerina腕表共製作了五款,其中一枚表盘和表壳上均镶上全黄钻,另外彩虹色蓝宝石拼钻石、粉橙色的两枚已经卖出,相当受欢迎。(品牌提供)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表桥上的钻石﹕Berkeley Emperor Prince男装表看似平平无奇,工匠其实巧妙地将窄长的长方形钻石镶嵌在表桥和时标的位置,含蓄却不忘品牌的源头。(苏智鑫摄)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男士腕表上的完美钻石

很多人都将珠宝和腕表分别对应到女士和男士,但你知道其实在以前,所有珠宝其实也是为男士而设的吗?当现时不少品牌都只为女性市场推出镶嵌宝石的腕表,Backes & Strauss应该算是市场上推出最多男士珠宝腕表的品牌。

事实上,1789年在伦敦成立的Backes & Strauss正是世上历史最悠久的钻石商。根据品牌可追溯到19世纪的客户档案,内裏记录的钻石交易对象,包括Tiffany & Co.、Mikimoto、Bulgari、Cartier,甚至Cariter家族成员Jacques Cartier也曾以本人名义向Backes & Strauss购买宝石,其地位不容置疑。 「直到今日,我们仍然坚持以最美的方法打磨和切割钻石,我们每一颗圆钻均採用Ideal-Cut理想切割,内裏都有完美的八心八箭图案。」品牌CEO Vartkess Knadjian说。

每颗圆钻都有八心八箭图案

品牌坚持选用最顶级的钻石,净度需达Flawless无瑕级别或VVS极轻微内含级别以上,成色需为F级别或以上。Backes & Strauss每製作出一颗达至品牌完美钻石的要求,便要牺牲58%至62%的原石;据GIA香港鉴定室的资料显示,世界上只有少于3%的钻石达到这完美的对称比例标準。

Backes & Strauss本身是钻石的专家,在製作腕表时则找来腕表品牌Franck Muller製作机芯。两个品牌的CEO均为亚美尼亚人,可能因为同声同气,两者的合作相常顺利,来到今年已是第12个年头。

「Franck Mulller为我们製作不同款式的机芯,配合我们的不同设计。好像这一枚Piccadilly Renaissance Ballerina腕表,表盘和表壳上均镶上全黄钻,但腕表仍然非常纤薄,这都多得中间的超薄自动上链机芯。」Vartkess Knadjian说。「这个系列我们暂时总共製作了五款,分别用上不同宝石,以黄钻一枚为例,如细心留意,会发现除了表链上密铺的钻石带渐变效果,表盘中央的黄钻亦被表盘外围的黄钻浅色和光亮一点,带来散射的效果,让表盘感觉更立体。」他笑指,此设计很受欢迎,现时製作的五枚中,彩虹色蓝宝石拼钻石的一枚和粉橙色的一枚均已卖出(粉橙色一枚更是在访问前一日在香港卖出),他亦正在构思其他不同宝石的新款。

36颗心形钻石象徵爱情故事

另一枚表款PiccadillyRenaissanceDiamondHeartDint腕表,则以36颗心形钻石围在表圈位置,白色珍珠母贝表盘镶嵌70颗圆形明亮式切割钻石,表盘上心心相扣的图案纹理和4颗心形红宝石,象徵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和亚厘毕亲王(Prince Albert)的爱情故事。Vartkess Knadjian说:「有别于其他珠宝腕表将宝石镶嵌在表圈的金属位置,我们的心形钻石是用托爪方式固定在表圈上,这能让更多光能走进钻石底部,令钻石更明亮。单是要做到36颗一模一样的心形钻石,工匠便需要用上3个月时间。」说罢他将腕表戴到自己的手上,明明是女装表,但放在他身上,却毫无违和感。

说到今年品牌为男士製作的腕表,不得不提Piccadilly 45 King Tourbillon腕表,是品牌继BeauBrummell陀飞轮怀表和Emperor系列的陀飞轮腕表后的第三代Backes & Strauss陀飞轮。「下方的镂空表盘部分的陀飞轮就像悬浮一样,透过放大镜可以欣赏到陀飞轮框架中央部分的八心图案,而框架上亦巧妙地用上八箭装饰,呼应完美切割钻石的八心八箭图案。」表面上另配以珍珠贝母和7颗长阶梯形切割祖母绿,表圈和表耳位置则镶嵌长方形切割钻石。翻到表背,会发现自动机芯的转盘刻上伦敦的天际线图案,提醒大家品牌源自伦敦的历史。而另一枚镂空男装表Berkeley Emperor Prince看似平平无奇,工匠其实巧妙地将窄长的长方形钻石镶嵌在表桥和时标的位置,含蓄却不忘品牌的源头。

特製秒针「鸵鸟」行走表盘上

「我们的腕表生产量非常有限,更喜欢跟客人沟通为他们订製表款。早前有一位日本顾客,希望我们製作一个有趣的设计,将腕表上Backes & Strauss logo中的『&』除去,将秒针的两端分别做成『&』和品牌的鸵鸟logo,当秒针移动时,鸵鸟便会在表盘上行走,而『&』符号也会每分钟在Backes和Strauss两个字中间出现,显示品牌原本的logo!」但别以为这样的设计很简单,因为秒针不断行走,其重量、形状和力学上也需要重新计算,最后能够製成,实在是每个不同部门合作的功劳。「我想我就像是乐团的指挥,要协调不同乐手。」Vartkess Knadjian笑说。

查询:2522 8800 (Maison Franck Muller)

文:Tung Cheung编辑/陈淑安美术/谢伟豪

电邮/lifestyle@mingpao.com

上一篇:
下一篇: